我的第三份工作_2

我把在学院里所学的充分的应用在第一份工作上,把第二份工作所学的应用在第三份工作上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成绩,但我心知要靠那些少功夫来独当一面是不够的。我常爱说我个人没有什么优点,唯一的是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底限在那里,不会欺人欺己去干自己无法承担的事。自己尽量以勤补缺,对外则广泛的求教于人。所以在第三个工作中,我可说是一边努力的在学一边勤劳的在做、在成长。这间公司的产品研发就在我这逐步成长的“武大郎”开的店中开发出来。

我能有机会一面学一面在做,幸运的有老板老蔡对我绝对的信任与支持。他本人虽然具有英国著名大学的电子工程硕士学位,但从来就没有真正做过任何设计、制造等的实践工作,只要理论上说服、搞定他,他就松手让你做。当然你可别无法交差,我从没有失职过;不过有几回项目碰到预料不到的问题,项目进展的稍慢,他就会板起脸孔用你说过的话、论点来挑战你、逼你。其实那也好,他锐利的言词会逼得你重新审查你的论点,找出漏洞把问题解决。在第一份工作里,老蔡虽然一直是我的死对头,常常咄咄逼人、对我所设计的自动测试仪处处吹毛求疵地挑战检验的涵盖率,但他的论点却并非毫无道理;受到挑战自己心中当然不悦,但还是一一去克服,在这过程也就真正了解品质管控这学问。同时在做人处事上也深信 “野蛮也要三分理”这道理。我跟他的合作还算愉快,他还算是个合格、可接受的老板。

当时大部分的人都要加入外企,本地小公司请不到大将,自己在学院里虽画过些机械图,但老实说那只是依样画葫芦,根本不知所为,连第一角度和第三角度投影画法都搞不清楚,更别说要来设计机械结构图,对材料知识更是一窍不通。因此请了个只有三几年工作经验的绘图员来应付每天的工作,另外再聘一个兼职的大将来指导那绘图员和做我的顾问。同时也常跟塑胶模具、金属模具师傅聊天,学习各种材料的性质、处理与应用成本。

虽然我是搞产品研发的,但难免要跟负责采购的总经理去洽谈、讨论零件的规格、审批样品,偶尔也很无奈的要跟随老板们去应酬国内外大供应商及欧洲买家。我看惯了公司每季度要在知名夜总会好好招待从日本来访的客人们,如果他们能玩的开心尽兴,隔天就有望得到他们的照顾,能获得较充足的原材料配给、能使他们让个好的价钱。也目睹国外买办、它的大头目、它的本地代理人等等如何收佣、收回扣等。老板们也曾经“麻烦”过我送礼篮、彩电、洗衣机等到银行的高级职员的家去。另一方面我常常须要到模具产里,塑胶注射厂里去突袭检查,买茶水宵夜去孝敬师傅们、管工们,去求、去争取他们把机器、把人手分配给我们,为我们的项目赶工,加点。. . . . . 我非常厌恶那些丑恶的现象,那些观察、经验更加深了我从小就不愿当商人的信念。

在这里我开始学习了如何管理经营一个小小的研发部门、如何为一家小公司制定产品研发计划、如何扬长补短为公司在高度竞争的消费电子市场里争一席之地、如何计算成本、如何决定毛利净利卖价、如何跟供应商及买家议价. . . . 。很幸运的我在这里得到了全面的发展,这是我最珍贵的收获。

在我一手建立起来的团队里,还有个意外的收获。有两个成员, 一个曾工作过几个月的兼职技术员和一个跟了我四、五年的工程师后来出去创业,竟成了相当知名的企业家。这两人都是我的同班同学,这里是他们第一份与电子研发有关的工作,相信是这里给这两颗种子提供了萌芽期那最初的一点养分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HG

A reti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以往的那些老板们与工作.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