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二份工作

除夕夜愤然辞了职,心里的确有点慌。在春节团拜时从朋友口中得知有家 E工厂是某法国消费电子产品大企业刚到新加坡设立的子公司,应该会有职位空缺。年假一过就赶紧在年除四亲自到该厂询问。公司的接待员說暂时没有空缺,让我填了张表格就打发我回去。就在我快踏出厂区时,该接待小姐气喘呼呼的追了过来,高声叫喊让我回去,说人事部经理要给我面试。后来才知道人事部经理是琼州人,碰巧瞄到我填的表格知道我是同乡,特别照顾给了我个面试的机会。也许是乡情、也许是我给这位琼州大姐留了下好印象,隔天就被通知年初七再回去进行第二次面试。通过了法籍工程部经理 G 先生相当基本的面试,当面授予工程部技术员职位,直接向他负责,他说没法告诉我指定工作范围,反正是新工厂不会没有事给你做。年初十就开始了我生平的第二份工作。

上班后才发觉好大的厂房只有六七个职员及十来个生产操作员在上班,生产流水线已经装配好,但生产线上却空空的。只有一箱箱的生产配备、仪器、全是以法文书写的生产线设置指南、说明书. . . .随处堆着。G 先生只给了我几本公司的产品介绍书让我认识熟悉公司,因为总公司指派来负责设置生产线的工程师要多一个多月才能从法国移居新加坡,我这技术员也就暂时没有什么实质的任务。

反正是闲着,我可不想浪费我自己的时间,也对那些从未看过的精密配备产生兴趣,我就花了几块钱买了本中国出版的法华字典,开始逐字逐句的去阅“读”、了解那些法文说明书。严格说我不能用“读” 这个字,因为我没有学语言的天份,法文的发音毕竟对我是太难了。其实像指南、说明书这类技术文件,来来去去都在重复的使用一些常用字,渐渐的劳记了那些常用字,阅读起来就很快速了。我的电子技术水平还不错,从直述再加推理, 我的老板 G 先生也偶尔出手帮忙,也就能把那些文件了解的七七八八了。既然了解了,就技痒了,先把个别仪器配备安装,把玩一番,再把它们串起来,试试运行。如此这般,没想到在工程师到来时,整条生产线已经能基本运转。欠缺的是还没做调整与校准,当然有些设置需要重新做过以达到要求的精密度。当那高傲的法国工程师初次看到我设置的生产线时,吓了一跳,问我是否懂得法文,我摇摇头挥挥那字典, 他就很不开心,用生硬的英语说我在胡搞;但渐渐的发现我所做的准确性挺高,不但没有破坏还帮了公司提早投入生产,他才把我当好友,笑我做事的傻劲,常常跟其他同事说我:He is crazy!

我在这公司共做了 18 个月,因为我的傻劲,除了在公司做了不少基础实验,协助设置了两条电视高频头及一条收音机生产线,也设计(应该说抄袭比较贴切)了一部数字时钟收音机及一部 12 吋黑白电视。数字时钟收音机及一部 12 吋黑白电视并没有投入生产,只是做了工程样品,后来才知道是我的老板用心良苦,设定给我练练拳脚的,大公司那会要抄袭品。这位老板从第一天上班就给足我机会去发挥去干,从不会阻止我去尝试。虽然他挺忙的,也没机会看到他的技术功底,直接从他那里学到的东西不多,但因为公司拥有充足的配备、资料,自己去发掘学习的机会却很多。在公司做了八个月后就提升我为资深技术员,并曾提议由公司资助我去学法文,准备派我到法国总公司去受训两年。我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一方面是不想多花时间去学习自己不擅长的语言,何况父母在不远游也!

我在那里工作的挺写意开心的,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一直到总公司调来了一个印籍工程师。此君在英国受教育,修完电子工程的硕士学位后加入总公司,受训两年后就调来新加坡分公司当研发部工程师。虽然我与他分属两个不同部门,没有任何瓜葛,他却常常仗着他是工程师,又能说法语在老外面前吃得开,常对我诸多刁难、排挤,常常无缘无故、就是没须要时也霸占住公司里的重要仪器不让我使用。我开始感觉到自己没有大学学位在注重资历的大公司里的无奈,就算自己如何努力也会沉没在众多拥有文凭资历的人群里。

还好那不开心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有一天午饭时在街上碰见前一个公司的两个旧同事。他们共三人,在前公司是市场开发经理、生产经理和采购经理,现在拦截了前公司的一个商机 – 一张数量相当大的电子数字计算机订单,一块离职出来开工厂制造计算机。这三个家伙在前公司时总是对我及我设计的仪器诸多刁难,出来搞企业后据说四处在打听我的现况,我当然不会去理会。想不到这次在街上撞见了,他们来个“相请不如偶遇”邀请共用午餐,虽然我不是很愿意,但俗语说见面三分情,我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在饭桌上,他俩先来个友善开场,说以前大家在工作上的冲突、不愉快,都是他人、环境造成,希望我不要放在心上,其实他们对我的技术水平是肯定的、是很欣赏的。现在他们只生产计算机,只有一个兼职的设计工程师当顾问,生产计算机是没问题,但也计划开发生产其他电子消费品,希望我加入他们为电子工程师,还当面承诺一份不错的薪水。

一来不愿意再受那印籍的气,二来也期望能独当一面,那只能到小公司去努力,在大公司里,没有文凭是不可能爬到工程师职位的,当天下午就呈上了辞职信。老板刚好回法国度暑假,接到人事部经理的通知后特地打了长途电话回来,他说因公司的规定无法在职位上满足我,但只要我肯留下来,可在薪金上做补偿。我惟有谢谢他的美意,告诉他我想做些较有挑战性的工作。

Advertisements

About HG

A reti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以往的那些老板们.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