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份工作

我收到的第一份 offer来自我毕业的母校。刚考完试还没放榜,学院就提议让我留下来当实验室助理员。其实当时已经有另一家公司在等着我去报到,工资并不是更优厚但工作更具挑战,我也急不及待的想外出”闯荡江湖”,同时有另外一位同学比我更须要学院那份工作,因此做个顺水人情大力推荐给该同学。

就在1975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我开始了生平第一份正式工作。那是一家台资企业 U 公司,为了享受当时西欧对新加坡出口商品的关税优惠政策,在此设厂装配小型彩色电视机、音响系统及电子数字计算机系 (calculator)出口到英、法、荷、德等国。我是电子数字计算机开发部的一名小技术员,却直接向部门经理张先生报告。这位张先生曾任职于美国某大电子厂,因此接触了生产线上的自动测试系统,也适逢微型处理器 (micropressor) 的萌芽及数码技术更普遍的应用在民生消费品中,很自然的他想在这领域里钻研,赶上科技的发展,因此特地聘用了我转为生产线设计制造自动检测系统。

此君个人在钱财方面非常谨慎节俭、应该说是吝啬。我跟随他11个半月,日以继夜地帮他完成了不少项目,为他立了不少汗马功劳,也只给他请过一顿小贩中心的晚饭,两人共花了8块半。竟然还引来了同事的妒忌,据说那还是史无前例的,其他人跟随他工作了3年半,连杯咖啡都没被请喝过。也许是妻管严或是其他原因,常常观察到他在上班后立即从鞋跟底或裤角的折缝里掏出折成一小块的私房钱。这对我是个很重要的启示,觉得那是关系到做人的尊严,我告诉自己往后一定要跟伴侣取得共识,财富可以一起去争取去积蓄,钱财可以透明共同拥有分享,在使用大笔钱时可以有商有量,但它绝对不能成为一种牵制任何一方的工具。

他为人软弱,不懂得如何维护自己的下属,因此我们常常受到其他部门主管的刁难,差差遣遣的。他的优点是丝毫没有架子、虚心、能与员工一起讨论学习、甚至可以说是不耻下问。出身自传统的电气工程,数码与时序控制电路与概念对他来说是新鲜事物。不过他是挺有想法,大胆的建议与指导我以最原始的概念方法去设计制作。非常幸运的学院里的几位年轻讲师在第三年的数码电子课程里为我们打下了不浅的基础,不但让我如鱼得水,还能举一反三迅速的完成任务。再加上好几位在美资电子厂工作的学长给我提供最新的资料,使我能从电子厂的报废品中筛选出当年只供军需品使用的、非常先进的可编程只读记忆芯片 (EPROM),成功的使用在我们的自动控制系统里。它不但简化了系统的设计,也使系统的更改提升更容易、更具伸缩性。后来更得知有位同学在寻职面试时借用了我这些经验,竟然让他“骗”到了一份薪金丰厚的工作。在做项目的过程中,我常常扮演起上司张先生的小老师,他对我也非常的信任、放心、放手的让我去完成每一个任务。

虽然薪金无法跟工作与贡献挂钩,但成就感却会自然而然的来到。何况当时每一个项目都是一个新尝试新挑战,公司出钱让你磨练,夫复何求?因此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又可多赚取一点超时津贴改善生活,也就忙得不也乐乎。但我如此的廉价苦干却被某些人视为傻子,常常借故刁难,要你加快赶工。所以心中也累计不少的不满,就在农历新年的除夕,大部分员工都提早在下午三点钟下班回家过年,除了部分维修部的人员趁便多留下一阵子来调整及维护生产机器。竟然有那么一位台籍生产部经理不许我回家吃团圆饭,藉口要赶机器强硬的指定要我加班到晚上十点钟。我可受不了了,立丢了辞职信,告诉他:“老子不干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HG

A reti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以往的那些老板们.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