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我相信也非常期望“方形人生”- 好好的活着,该走时能干脆利落的走。我认为生命不在于它的长短,而在于它的内容、它的品质,它的姿采。

很奇怪的,我能清晰的记得两、三岁时的一些事,如房间的挂图,邻居等等。曾跟母亲确认过,她非常惊讶,因为从来没有人跟我提过。记忆最深刻的是我曾经做过,唯一的一个七彩缤纷的彩色的梦,很少人会做彩色的梦的。梦境是福建人拜天公的情景,血红燃烧着的大蜡烛、香炉里的香支漫出浓浓的烟,在风中飘扬噼噼剥剥作响的深黄色的纸祭品、瞪着我的猪头、. . . . . 天空飞越而过的七彩流星群,道士喃喃的经文夹杂着铃声. . . . . 受此一惊吓,我就反复生了好几场重病,几乎送了小命。一直到母亲听从一位长者的建议,把我“过契”给观音菩萨后,我总算平平安安的远离了医生。

在儿时我已经经历了生命的挑战与折磨,幸运的撑了下来,如获重生。还好,因年幼天真无邪,又受到父母亲无微不至的照料,幸福的感觉很快的冲淡了那场噩梦。面对生命的无常、如何活下来的恐惧,在心灵里只剩下一丝丝隐隐约约的小压力。

我似乎比一般孩子早懂事,十岁时就开始为自己将来要如何生活谋生而焦急、摸索。除了努力读书外,还透过不同的途径,学过不少“求生的本事”,如饲养鸡鸭,种瓜菜,培育热带鱼,无性繁殖胡姬花,培育草菇木耳,以及电器维修与电子等。最终我以电子专业在二十二岁正式投入社会工作。在这“求生”的十二年里的经历与努力,远比一般孩子、青年人在二十四年里所做的还丰富与精彩。

在32年的工作日子里,坚信是体现个人生命价值的时候。由于已经做足了功课,有持无恐比别人接近更多的机会。又相信做多取少,多耕耘少收获,不但可以少看他人脸色,别人也更乐意给你更多,更多姿多彩的机会。自知智慧不如他人,但愿意花比他人花的双倍时间,比他人努力认真三倍。虽然没有多大的成就,但也尽心尽力,做了不少的小事,曾自满的觉得那是一般人所能经历的三倍。如一般的生活,一样充满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偶尔也会有点收获、乐趣,但是在那一段日子里,“责任感”- 那无形的压力却似乎是生活的绝大部分。我自豪是个非常严谨、自律、尽责的人,步步为营的苦心经营,总算能紧守原则,坦荡荡的无愧于生命,也无愧于任何人。

如果以我那阿Q式的算法,在过去的五十多年里,我就等如一般人活了一百多岁了。我曾认为那是非常积极具有意义的人生,相信因此生命才没有虚度,能活在当下,会活的非常的划算。但慢慢的也觉察到那也是对生命的一种透支,你得到一些但也失去许多,更可笑的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正了解生命的真谛。

. . . 是放下?.  . 宁静?.  . .是乐活?.  . .是喜悦?. . . .我又重新开始了新的思索、寻觅。

初稿 2009年 7月 15日

Advertisements

About HG

A reti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胡思乱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