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篇 (三) 年轻时的觉察与珍惜

四年的初中生活是一般人结交朋友的黄金时段,我却刚好相反, 离开初中后就没有跟任何老同学再联系,在交友上交了白卷。那是因为从初中一至初中三,我都被安排在不同的班级。虽然小学会考的成绩不错,但却是来自穷乡僻囊的小学,结果被安排在中一乙班。证明实力后中二就被调到甲班。因为我没有跟随一般所谓的优秀学生选修理化课,反其道选了生化课,中三、中四被调到丙班去。另一个原因是自初中一开始,我就迷上了电子科技及胡姬花栽培等那些不是一般初中生所喜爱的课外活动。下课后,大部分课余时间都混在高中学长群中打转。

为了兴趣也为了能早日踏入社会讨生活,放弃了升高中上大学的正规教育路线,好不容易挤进了工艺学院。

可能是因由华校转入英文源流的工艺学院,顿时觉得被孤立失落,很自然的被朋友拉进了以华校生为主的文艺团体。参加活动、谈天说地、打桥牌、. . . 逃课、留级等,在那里混了四年。现在回想,在工艺学院的那四年里,不但静悄悄的塑造了我的人生观及处世态度,我也在这里结交了一批为数不多,但能说是君子之交的深交与知己。

工艺学院毕业后就到社会工作,虽然工作忙碌,但深深的感受到自己的朋友圈子太小,也曾努力的把小学的同学联系起来,搞了几次聚餐会及野餐会。但发觉每个人都是疲于为生活奔波,生活目标也各不相同,最后还是失败告终。

其实在小学同学中,我也曾有位兴趣,目标非常接近的死党张同学。我们虽然升上不同的中学,但还是保持很好的联络。初中毕业后我们就各忙各的,他进入社会经商,我则进入工艺学院,但偶尔还是会见见面。当我从工艺学院毕业时,据说他已经非常成功,在开鞋厂当老板,鞋子也出口国外。没想到在我登门造访时,从容光焕发的他得到的却是出奇冷漠的接待。虽然受到极大的冲击,但我也不想去多做揣测,一笑(苦笑)置之。他也未曾在多次的聚餐会及野餐会露脸,我们也就没有再联系。若干年后听说他生意失败,重新在生活线上努力。后来在街上与他相遇,在他的脸上明显的添了几许岁月的风霜。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当起一家小分销商的保险推销员。我虽然从来不信保险公司的那一套,但还是把他请到办公室,尽能力之所及从他那儿买了份人寿保险。很可惜的在我们的沟通中,却始终存在着一道莫名、抹不去的墙。

一踏出社会工作,我一直很珍惜身边的每一个谈得来的朋友与同事。就是早年还是“月光一族”时,我好大部分的个人开支预算就用在请客吃饭,搞聚会,馈赠,. . . . . 。跟同事出去吃饭时,十之八九我会主动付账;周末跟一群同事到酒廊喝酒聊天,虽说好是A-A 制,但第二杯酒一定是由我请客,只想让大家多呆一会儿,多聊一会儿;周期性请好朋友到家里来聚餐,必定用最好的鱼虾蔬果来招待;邀请组团去旅游;. . . .等等。除了珍惜眼前还能跟朋友分享欢乐,能陶醉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情外 – 其实那已经很足够了,我对未来从来就没抱有更多的期望。

Advertisements

About HG

A reti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朋友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