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往事: 童年与阅读

童年时生活在乡村,生活比较单纯。白天的活动不外乎:上山捉鸟,下沟渠里捉鱼,到山坡上采鸡草喂鸡,按季节去采拾红毛丹, 榴莲,杨桃,莲雾(水翁)。。。。等。

 

新加坡第一个电视台是在1963年,我10岁时才首播。每天晚上只播几个小时的黑白节目。 那时候家里穷,买不起电视机,全村也只有一户冯姓人家拥有电视机。这是一个大家庭,家里的大人们都挺和气的,只有一个黑脸叔叔永远是扳着面孔的。全村的`小孩每晚都不顾了那叔叔黑黑的面孔,都挤进冯家看电视去了,把冯家夜夜搞的不但是热热闹闹,常常也是吵吵闹闹的。不知是大人们受不了这些干扰,还是小孩之间产生了矛盾,常常有些搁在屋前的拖鞋会被人丢到草丛里。母亲的管教很严,绝对不允许我们去“麻烦”人家。就算偶尔有个学校老师建议收看的节目,母亲总要先跟人家“打个招呼”才让我们去看。

 

直到1971年底,我家才拥有第一台电视机。它还是我花了大约100新元到跳蚤市场搜索购买从工厂报废抛弃出来的部件, 东凑西拼的组装起来的 Philips 12 英吋黑白电视机。

 

小时候在大约3公里外小镇上的一所华文源流学校上小学,读书还是挺认真的,天资还可以,也许是小镇里也没有太大的竞争,只要在课堂上留心听课,年年也让我安安份份捞了个全班及全级第二名。我说“安按份份”因为第一名是我的好友张同学;这位同学非常勤劳用功,住在离学校300米的“商业街”上,除了是住家也是一家专买家中用品杂物的小杂货店。每天一早7点钟左右,就得开店迎接上菜市场的人流,中午有下课的学生及老师们, 下午有看电影开场散场的人流,晚上是逛夜市的人流,就这样要开到晚上11时才打烊。张同学和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姐姐,每天放学回家,脱下校服,草草吃了午餐,立即便要在店里值班好几个小时,好让其他大人们稍做休息。等大人们回来值班时已经是晚餐时分,每夜张同学才能在灯下温习功课。对我来说,他那么勤劳努力,拿第一名是理所当然的,也是应该的。我从来没有对第一名有任何企图心。这也许正是我以后一直持有的“宁为老二不为老大”的“老二心态”的萌芽期吧!

 

就在小学六年级那年,因为受了一位`大姐姐的“挑战”,我竟然“发奋图强”,终于当了一次“老大”。

 

经过了上面两段交代,你可以想象的到我在夜里也没太多正事可干。因此,我只能天天在煤油灯下啃从学校图书馆里借回来的课外读物。在我快修完小学4年级时,我已经把图书馆里小学生该看图书基本上看了一遍。从小4的年底长假,我已经开始跟老师们“共享”图书了。

 

童心就如一张白纸,我的小学读物在我的心灵里留下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有木兰辞里花木兰的巾帼英雄气慨,有水浒传里好打抱不平除暴安良的好汉,有三国志里义薄云天的兄弟情,料事如神处事周详军纪严明的诸葛亮智慧,西游记里敢爱敢恨的孙悟空,明察秋毫的神探福尔摩斯。。。。等等。还有甚者,竟在对陶渊明的生平,他的作品,他的“固穷”情操及“忘物忘我”的境界并不是那么了解时,已经被他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情怀,以及“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铮铮傲骨深深的“毒害”了。这些“东西”静悄悄地影响引导着我以后到社会上`工作,做人处事等的大原则。 

Advertisements

About HG

A retired Electronics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陈年往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陈年往事: 童年与阅读

  1. says:

    记得我家的第一台电视机是日立的,和我同岁,用了十几年,好象一共8个频道,哈哈。
     
    我小时候最喜欢读的书是gone with the wind,老爸为了让我爱读书家里堆了一堆的名著,全部读过,却也只有这一部留在了心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