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岁暮杂乱无章的反思

因为适逢经历了人生最迷失、最无奈的悲痛,使失去及延误了两年前想做的一甲子的反思;现在算是草草的补上。

在 Facebook / 面簿虚拟空间的朋友现在是68,一直维持在这水平。实际生活中,真正还称的上是朋友的也许只剩下那数目的十分之一吧!看来耍耍嘴皮子还比干实事来的有效?

在哪里上载歌曲,大概有一百来个 views,按 Like 的大概就是那十来个人。我想:有一小部分人不敢露脸,有一小部分人没有地方按 Don’t Like,有一小部分人不敢、不好意思、不屑给批评,有一小部分人当你是傻子,其他大部分人真的没有兴趣。

在哪里贴一些照片,自我调侃、讲一些似是而非、不着边际的言论,或自揭疮疤、“私密”,按 Like 的翻了倍有二十几人。看来,我比较像(像而已)摄影师;看来,我说的比唱的好听;看来,大家还是比较喜欢看他人苦,比较喜欢 “窥秘”。

在呱呱落地时赤裸裸一无所有,我却是很开心。试想想在妈妈怀里困了九个月,好不容易终于见天日了,我能不开心吗?但我不能笑,会吓坏大人的!不过我能、我敢大声的哭!一口奶水、一粒糖果、一件小玩具、到野外跑几圈 .  .  .  . 都让我乐翻天、乐了好几天,甚至回想起来,现在心头还是甜滋滋的。身旁就老是那几个人在打转,却天天让我倍感温暖。头上几片漏雨的阿答叶屋顶、薄薄的木材墙,让我觉得非常安全、自在、没有丝毫恐惧。

成年后自食其力,尽一切努力去争去取,典当自己的生命去换取丰衣足食,吃尽山珍海味,跑遍五湖四海,飞越好几百万里路. . . . 回述起来除了有几分虚荣的骄傲,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再苦再累再委屈,我不能、不敢哭。禁不住哭了,那是多么窝囊呀!曾受多少人的簇拥与爱护,一批又一批的,但人来时热闹,人往后寂寥,落漠。就算深藏在几顿重的钢骨水泥中,心也不见得会保有安宁!

人生本来是美好的,就像一潭清水,靓丽晶莹剔透。经营这潭清水是不容易的,做对了就等于在这潭清水里滴进几滴清水,激起几圈漂亮的涟漪,一会儿总要回复平静。一朝做错了,滴入的却是几滴墨汁,它很快地扩散,污染了整潭清水。只有痛苦的把那些墨微粒,一颗一颗的捞起来才有望净化那潭水。

有云:人到七十古来稀。人过了一甲子,随时会走上那条“不归路”,尤其是年轻时典当了生命的人。在那漫长的几十年中,应该没有不沾污点、墨滴的人。剩下相对短暂的日子里,应该是努力捞墨滴,反省赎罪之年,如果还期望 “较清洁” 的归去。唯有让自己的心返老还童,活的简单,不多求,.  .  .  喝杯咖啡、逛逛公园、看看人生百态、. . . . .  每天张开眼睛感恩自己还能醒来,每晚闭上眼睛后若能就此安详离去,也是莫大的福报。

如此这般过活,夫复何苦?夫复何忧?夫复何惧?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胡思乱想 | Leave a comment

听蒙古歌曲《鸿雁》有感

第一次听 《鸿雁》这首歌就让我老泪纵横。在自己工作的三十几年里,不也是东奔西跑、南征北伐的吗?常自嘲是个现代游牧民族。游牧民族很有规律地逐水草而居,随着气候南北迁移;我这现代游牧民族却无定时、无方向、风雨不改、寒热无阻地追逐一个游晃不定的目标:是所谓的工作、事业、前程、幸福吧?

偶尔偷闲、被搁置、被流放、.  . . :独自坐在香舍丽榭的咖啡座发呆时、独自开车飞奔在纽西兰北岛数百里的海岸线时、独自站在铜锣湾22楼酒店套房的大窗看作十号台风爱伦肆掠、年初三的寒冬天独自在西安没有暖气的工厂里赶修系统、多少次漫无目的的从忠孝东路走到重庆南路再走回福华饭店、 . . . 何去何从、何时是春暖花开、何处是归途? 把那当时那一切心境情来个总结,莫过于《鸿雁》这首歌!

大雁与蒙古人的生活节奏息息相关,深秋时集体往南飞避冬,也是蒙古人为了水草离开辽阔、自由自在的北方家园迁往那纷纷拥拥的南方,心中当然失落、忧伤。作词者很写实的把一群接着一群、对对成行南飞的雁子,长长的江水,一望无际的秋草,加上芦苇荡上弥漫的湿气呈现了天地一片苍茫的景色。在忧伤的琴声中难免要问:雁儿呀!你飞向何方?我又向何方?歌曲就这样地在 G 大调中,重复使用了 5  6_i_  6  –  的上行音节,沉重的向上苍控诉着。

随着间奏慢慢的开朗,歌曲一转上了半个音成降A调,开始牵动起寒冬已过、春天将到来的喜悦。春江水暖鸭先知,雁儿赶在蒙古人的前面,北归还了!望着还很遥远的天的那边,以殷切、激动、颤动的琴声、歌声,请早起程飞得快的雁儿呀,早日把我的浓浓的思念带回北方!这时主旋律也变得更丰富, 5  6_i_  6  –  成了 5  5= 6_ i= 6- 形式;这一小变动却是让歌曲在上行时加了 “顿挫”,突显出期待与坚定的意念!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再谈《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歌

 听的最多,练唱的最多、最勤的要算 《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歌了。但是已经唱了几十年、却始终无法唱好这首歌,连一点点小进步吧,也无法达到!每一回重听录音,就只有摇头叹息!

最近听了一位老师认真的分析,才了解为何要唱好这首歌是那么的难!她强调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刘半农与赵元任两人都是 (这位老师也应该是)高级知识分子,高级知识分子的作品自然有它的内涵,情感的表达是含蓄、细致的。歌曲中思念之情、深情、激情等的表达是渐进的、绵绵不断的,却似乎是不留痕迹的。第四段的控诉与热烈的期待,也绝不是那种流于表面的激动、呐喊式的力量,而是从内心里发出的,更是强大、更是坚定的力量!这些情感都要从字里行间、由每一个音符间流露出来,才能扣人心弦。

看来要唱好这首歌除了要练好歌唱技巧外,心里、灵魂中应该还要点东西!

Posted in 音乐与歌唱 | Leave a comment

种菊花

小时候就深受陶渊明的影响特别喜爱种菊花。当年也许是天气凉爽、水质好、土质佳,又有天然的家畜粪便的滋养吧,我可说是种菊高手。无论是用种子、插枝、甚至用一片健康肥厚的叶子也能繁殖出一棵棵的菊花。

近十多年又想种种菊花,可是本地热带花种难求,花圃也只在春节间出售来自金马仑的温带品种。这几年来,在春节后,总是把买来的菊花移种在院子东边一较阴凉处。不知是品种问题、还是天气、土质、水质都出了问题,尝试了这许多年都没有成功。

我就是有那么一股傻劲,这么多年来从不放弃,用树枝、树叶、野草、沙石、肥料、. . 不断的改造土质。今年再把菊花移种,按时勤浇水、时时翻松泥土、小心加上支撑,看着菊花慢慢冒出新枝,天天看着菊花健康成长,希望今年秋天前后有机会看到菊花开放吧!

菊花 20130412

Posted in 怡情养性 | Leave a comment

妈!一路走好!

妈!一路走好!您带着丰富的人生经验与智慧,我们虽不舍、但很放心,您会的!

清明前一日,妈妈走了。遗训要我们低调处理,尽量不要麻烦亲朋戚友,不登讣告。我们尊重老人家的心愿,因此没有主动通知亲朋戚友。请见谅!对那些有缘前来拜祭、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的亲戚、朋友,我们深表 感激!

妈走完了她平凡、但对我而言却是充满故事的一生。日后再与朋友们分享那 85 年里的一些生活点滴。

Posted in 妈妈 | 2 Comments

没有必要强调新加坡是个移民社会!

当美国强大时,(主要是由移民)建国也不到百年,没有人会刻意去强调它是一个移民社会。接受能贡献、愿贡献、愿意接受与融入主流社会的移民是现在每一个开放国家(当然包括中国)的不须争议的国策。

很多有心之士刻意强调、并影射新加坡是(属于)移民(的)社会,更无耻的竟把父辈贴上了 “老移民”、我辈贴上 “老移民后裔”的标签,强调说明新加坡是由移民组成的国家,企图用白马非马之伎俩,或想逼开移民之大门、或想登堂入室、实行他们的鸠占鹊巢大计。 请不要上当!

祖辈与我辈 (第二、三代)在过去将近百年里,与原住民群策群力、和谐相处携手把一个一穷二白的小渔村建设成今天的新加坡。我辈都是土生土长 (历史上包含马来亚)的新加坡人,我们共同拥有这一切,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是国家的主人,这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

Posted in 不平则鸣 | Leave a comment

请不要将新移民与我们的祖辈相提并论

我不是一个盲目反对新移民的人。在我还有些影响力时,曾经给来自韩国、香港、印度、中国与欧洲的同事们造就了不少在新工作与居住的机会,他们都很出色,也有好些人成了新公民。现在我 FB /MSN 的朋友里还有他们的影子。

但当一些有心人士、文棍拿我们的祖先与现在新移民,与他们所带来的问题相提并论,模糊视线,我有言不发不快。

我的祖先是从中国因战乱、生活所逼,赤手空拳的来实叻坡(新加坡岛),出卖劳力以求生。祖先经历了打拚、垦荒、二战的牺牲与战后重建、争取独立 . . .  养育、教育我辈,再加上我辈辛勤的工作、交税、服役 . . . 保卫、建设了我们的国家,新加坡。大部分的我们除了克勤克俭的过生活之外,其余的都投入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祖先与我辈对新加坡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除了同乡的协助、同舟共济,当年祖先到此没有受到任何的优待,也没有(以付低廉的代价)去分享他人的成果。不但没有去讥笑、欺负、压迫原住民,更没有鸠占鹊巢之念。建国以来国策还对原住民提供各种优惠,全民宽容、和睦、互信、平等。

请不要拿我们的祖先与新移民相提并论!

Posted in 不平则鸣 | Leave a comment